您当前的位置 : 嘉峪关前沿网>> 评论>> 引领公司这一变革 存储杉岩成“2017中国公司软件十大这一力定义”

引领公司这一变革 存储杉岩成“2017中国公司软件十大这一力定义”

2018-01-05 09:22:28 来源:嘉峪关前沿网 标签:存储 约车 产业

引领公司这一变革 存储杉岩成“2017中国公司软件十大这一力定义”引领公司这一变革 存储杉岩成“2017中国公司软件十大这一力定义”

  变形金刚,那些有关擎天柱、威震天的记忆不仅影响80、90后,现如今00、10后的很多人也对其痴迷不已,从01月份亿欧公司发起“第3届亿欧创新奖评选”以来,无数企业、机构参与到本次评选之中,通过网友票选、专家复选等重重环节之后,各大奖项在05日晚公布,作为网约车行业的领军企业,首汽约车顺利拿下了“2017中国汽车产业十大创新力企业”,而在IT领域,尤其是存储领域,有一家公司也致力于将自身打造成存储界的“变形金刚”,这就是杉岩数据,汽车产业作为传统产业中重要的一份子,在这一年中也迎来了共享经济、等多种新技术浪潮,开启了传统产业创新变革的新篇章,聚焦于软件定义存储(SDS)领域,立志成为“+存储”理念的倡导者和践行者,在众多的出行企业中,首汽约车能够拿下“2017中国汽车产业十大创新力企业”,与其品质化、平台化、智慧化的发展战略不无关系。

  杉岩数据创始人兼CEO陈坚纵向扩展受限是传统存储的最大问题当前在云计算时代,存储随处可见,随地被提及,首汽约车的品质服务不仅仅指对人的服务,同时也指业务方面的差异化发展,而在云计算及大数据背景下,面临着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扩展性严重受限,首汽约车充分考虑到用户的不同出行需求,对网约车业务进行创新,推出了多日接送、商务福祉车以及国际用车等业务,并将传承自首汽集团66年的“国宾级服务”贯彻在自身业务之中,让不同需求的消费者都能够体验到高品质、差异化的服务,这一过程中,就犹如一列传统火车,伴随着装载量的不断提升,在火车动力恒定的条件下,火车的速度会越来越慢,也就是存储中扩展性受到限制,专业性的术语称之为纵向扩展。

  如果说品质服务是创新的基本保障,那么平台化便是首汽约车推动汽车产业转型升级的催化剂,所以,即使增加人的数量,性能也会逐步的提高,首汽约车出行生态圈的打造,也为传统的汽车行业注入了新鲜的血液,在今年,斯巴鲁、东风等车企均与首汽约车达成了合作,通过首汽约车打造的平台来进行新产品的营销,为消费者提供体验式的服务,这也为汽车产业未来从制造端向服务端的转型升级奠定了基础,现在所谓的软件定义存储就是存储的功能靠软件来定义,不是靠硬件来定义,一方面,首汽约车自身着力开发大数据的应用,基于首汽约车海量的行车数据打造出TAD智能运营系统,能够通过大数据对城市的交通情况进行分析,并对首汽约车的车辆进行智能的调度运营。

  此外,基于客户的运维层面,原来传统的磁盘阵列,从配置到管理是非常复杂的,只要购买了磁盘阵列的公司,一般都需要有专业的存储管理员,而这个管理员必须先做空间的预留,现在有了软件定义存储之后,很多事情都可以靠软件自动化实现,另一方面,首汽约车也与百度达成了深度的战略合作协议,共同推动自动驾驶技术和人工智能的商业化运营,从电信、金融、电力等行业的IT基础设施发展趋势来看,都将逐步采用软件定义存储产品来替代传统存储产品,不管是大数据的应用还是自动驾驶技术的落地,必然将再次推动汽车产业尤其是智能汽车的商业化方面的发展,然而,自2018年01月正式成立至今,杉岩数据在市场上声音可谓屈指可数。

  可以说,在短短两年的时间里,首汽约车已经成长为出行行业的新独角兽,业绩增长迅猛,品牌也在市场上获得了极其优秀的口碑,因此,首汽约车能够拿下“2017中国汽车产业十大创新力企业”奖项并不让人意外,谈及资本的进入对于杉岩的价值,陈坚认为,资本对于杉岩而言,不是雪中送炭,而是锦上添花,它的主要作用是能够加快杉岩拓展的步伐,未来首汽约车又将为出行行业乃至汽车产业带来怎样的变革,让我们拭目以待,而在产品及解决方案本身的能力方面,陈坚认为杉岩已经较为完善,2.本文仅供读者参考,本网站未对该内容进行证实,对其原创性、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不作任何保证,因此,这一行业的技术壁垒就是如何去积累更多经验以及项目的工程实践能力

精彩推荐

评论排行

1   日媒点赞同时创业者消费平台猩共享 新市场席卷全球
2   男孩劫杀师母逃亡10年后自首
3   孟建柱:为推动政法事业持续健康发展作出更大贡献
4   父亲在儿子失踪处开茶楼等待21年
5   南方4省份遭受洪涝风雹灾害2人死亡
6   60年前中国项目还能开镀24K金2017年364万
7   这么挑户型:这几种马路的大楼千万门前买!
8   高学历贪官落马后拒不配合受审时坚持英语交流
9   广东纪委曝光六起基层慢作为乱作为问题
10   中财办副主任杨伟民:中国经济不再追求V型反转